电话:15518765763

产品

为什么人类的寿命可以更长?

  即使我们找出细胞老化和死亡的原委,因而了解整个生物死亡的原因,但为什么小鼠只有二、三年的寿命,人类却可以生存数十年甚至是超过百岁呢?难道两者的细胞在生化上的差异,真的有这么大吗?这依然是个谜。

  对海富利克来说,这反倒提供了从另一个角度去思考生与死之谜的契机,他认为,或许问题并不应该是“为什么人类会变老”而应该是“为什么我们可以活这么久”。


  生物进化论,提供了问题的一种答案:为了确保种族的延续,个体需要活到足以见到子代能独立生存。与达尔文同时发现“物竞天择”规律的英国科学家华莱士,也曾提出以下的观点:若亲代存活太久,最后将造成与子代竞争有限的资源。因此,在子代受到适当的抚育之后,亲代的舍命牺牲反而有助于子代的存活。
  所以,华莱士相信动物寿命的长短可能就像肤色、体型一样,是根植于生物体内的演化特性。如果华来士的观点是正确,那么海富利克限制就是死亡程式存在的最佳证明。
  在实验室的理想状况下,培养瓶中的细胞,死亡来得较迟;但在体内自然环境下,由于不同的组织有不同的节奏的细胞周期,倘若某些重要的器官的细胞行走在较快的轨道,而较其他细胞提早抵达海富利克限制,失去这些细胞将使其他细胞也陷入绝境,将使多细胞生物的死亡提前来临。
  对鲑鱼来说,由于新生鲑鱼无需父母进一步的养育,因此一旦成鱼游至河川上游、产完卵之后,鲑鱼生命的薪火就已经由精子和卵子传给了下一代,成鱼即可死亡。而对于哺乳动物而言,尤其是具有社交行为的哺乳动物,则较需要父母的照顾。新生的幼鼠必须吮吸数周母乳,让小鼠适应环境,因此在这段育儿期间,亲代细胞必定有修补老化损坏的再生机制,使亲代能保持健壮,以便照顾幼鼠独立。一旦幼鼠能够独立谋生,不需要亲代时,也就没有什么演化的压力促使小鼠活更久了。“物竞天择”仅在延长寿命对下一代的存活有益时,才会偏好这些长寿基因。
  人类的幼儿则需要父母更长时间的照顾,如果人类的细胞也像小鼠一样,二、三年就老化死亡,地球就不会演化出人类这种生物了。虽然人类的演化主要发生与人类社会还只是小小的游牧狩猎族群时,一个小孩仍可蒙受双亲的庇护,直到长成大人,可生育自己的小孩。这表示要见到下一代的独立,人类至少需活到30岁,而一对夫妻至少要有两个小孩,才能维持人口的平衡,因此亲代在40岁之前,应仍能维持生理的健壮。
  但为什么人类的寿命可以更长?或许是因为老一代的智慧与经验,对社会种族的存亡仍有益处吧。在许多人类社会中,都有敬老的传统,可能是因为依赖了老者的智囊,人类更有演化上的优势。其实这种现象更体现了人类独有的精神力量的重要性,人类的进化,已不在仅仅依存于大自然赋予人类的肉体躯壳,而在一定成度上形成了独特的文明,而且这种精神的文明已经并将持续影响人类的寿命,成为形响人类进化的一股重要的力量。
  正如唯物主义大家马克思所言“人不仅是自然的人,也是社会的人”,精神层面的影响、社会进化的动力使人类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超越其他动物的进化,在生儿育女后,还可以健康的存活一定的年限。
  抛开精神对人类进化的影响,海富利克认为:演化会偏好那些能保持细胞完整,直到下一代可独立生命的人类。而我们能活得更久,只不过是像越过终点的赛车一样,靠着我们体内残存的力量,顺势前进而已。换句话讲,演化保证多细胞生物的细胞的运作良好,直到中年期,之后细胞便开始在生活的轨迹中,逐渐土崩瓦解。
  无论是可死而复生的线虫,或是人类的衰老,生命结构的完整性,都逐渐臣服于自然法则之下。然而,只要自由基还未损毁重要的酵素,脂褐质尚未窒凝溶体回收重建分子建材的能力,细胞就仍可持续建立新构造,取代老化的组织,重组细胞所需的正确形态和结构。
  当死亡降临到大部分人身上时,并不表示这个人的生命就此完全消失,因为我们还有极少数的细胞,或许不多于二、三个,常可寻找到不朽之道。当然就是那些可以结合起来,创造出下一代的精子和卵子。这些生殖细胞,把来自于我们父母的生命薪火,传递给我们的子孙后代;而这新生的一代,也会同样把这生命之火,继续延绵不断的传承下去......



备案号:豫ICP备18003895号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copyright :郑州昂硕生物科技有限公司